于无声处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周叶】唯有王公的金石的墓碑(1)

*主周叶,副喻黄双花,有双叶韩叶戏份,但是少。

*叶喻王黄都是友情向,自由心证。

引语:

没有云石或王公们金的墓碑,

能够和我这些强劲的诗比寿,

你将永远闪耀于这些诗篇里,

远胜过那被时光涂脏的石头。


1.第七大街的黑心情报商

雨落城市后的迷雾,临近晨曦的时间。

男人叼着烟独行在窄街,闲逸,悠然,不像来做交易,倒像是来推牌九。

不过他今天的交易对象很本分,用不着费多大心思,说带着推牌九的心情来似乎也不为过。

走至一处低矮偏房,叶修惯例地摇了摇屋檐上悬挂的风铃,这对他而言只是一种形式,他也没有等到对方来应门的意思,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发出吱呀一声响。



【来了?】没什么起伏的声音,疲惫有余,老成不足。

【来了。】叶修微笑。


昏暗煤油灯下坐着的青年抬头瞥了叶修一眼,摘下左目上挂着的一片眼镜,对着身后扬了扬手。

黑暗处走出一个瞧着挺活泼的姑娘,端着一杯咖啡放到叶修面前。

【要加牛奶吗?】

【不用了,谢谢小戴。】

眼看这姑娘又退回黑暗中,叶修才颇有闲情的端起咖啡抿一口,把目光转回青年人身上。

【有什么好东西想卖的,拿出来给我看看。】

叶修眼神玩味,青年知道他跟人精似的绝不会做亏本买卖,所以并不常主动请他过来看点什么,他们俩之间的交易多半是叶修主动雇佣。

如此叶修更加好奇,青年这次准备了什么东西待价而沽。

【这个东西。。。好吧,也不算是物品,我还真的拿不出来。】

肖时钦揉着太阳穴,试图寻找合适的措辞。

【准确的说,我想让你带走的,是一个人。】

叶修喝咖啡的动作止住了,抬起眼帘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青年。


青年比他小几岁,常年居住在西区偏僻的角落。帝都的西区是类似红灯区与贫民窟结合物的所在,然而青年并不是普通人。编号S【机械制造】,肖时钦,靠研究些古怪玩意儿挣点钱,同时也是个职业情报贩子,在他手上做生意十分简单,只要接受他的开价别的什么都不用管,加上青年人很本分,能力过人,叶修也很放心跟他做生意。


【卖消息混不下去,改行做人牙子了?我倒不知道你这么惨,明明每次卖人消息都是两边收钱,黑街这儿还有哪个人活的比你更滋润……】

嘴上说着插科打诨的垃圾话,叶修的神情却严肃起来——肖时钦不是会干伤天害理的事的人,他卖人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虽然外界一直传言黑街的孤儿院会卖人挣钱,但是就叶修的了解,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抓到一起案例。


不过他的昏话确实也起了点儿作用,至少帮青年提了提神。

肖时钦笑笑,说:【没混不下去啊,但也快了。成天都收情报消息机器花,只为撑起一个家。要不是养不起,我还不想给你呢……】

叶修乐了,这人什么啊,舍不得还卖给他?

【呦,什么人啊您这么宝贝,你的私生子还是小情人啊……】

【都不是,你见了就知道了。】

肖时钦故作神秘。

叶修回了个嘲讽脸,【形容一下,简洁点儿,说说优点爷就听听。】

【四个字。】青年竖起四个手指。


【聪明绝顶?貌若西施?温柔似水?】


【……去你妈的?】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肖时钦郑重道【奇货可居。】

【怎么样,买不买?不买我去北区找黄少了,人家开价肯定比你高,小气巴拉的。】

叶修挑挑眉【你不能这么说撒,卖给黄少那是淫靡享乐,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小事情……】

【屁,那是你还没见过人,你到时候不把他睡了我就谢谢你了。】

【我对小孩子没有特殊癖好。】

【不小了,比你小个五岁吧,十九了都成年了,不太完全的异能力者,开发好了估计不会比我差……】

【你tm到底给老子准备的什么人啊,十九岁了还在孤儿院呆着啊?】

叶修闻言瞪了瞪眼,手指一哆嗦差点儿把烟掉地上,亏他还以为肖时钦是来找自己收养孤儿的……十九岁在西区可不是一个应该靠人养着的年纪,想他叶修十九岁的时候都带着老韩给的启动资金闯北区去了。

肖时钦默了默,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把他带走……】

【叶修,这个孩子,可能是皇城实验品里逃出来的……】


叶修所在的国家称为帝都,几百年前便从事着人类异能的研究,将异能力者由编号c到s给予代号分类。编号越高社会地位越高,皇权专制等级森严。

然而天生的高能力者总是稀缺的,无论外界如何呼吁制止,总是有不断的研究所被查抄出培育人工试验品研究能力,加上王城内部也从事着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罪恶的交易实验屡禁不止。

闹得最大的是二十几年前帝国边境的地下实验室查封事件,牵涉到帝都联邦多个王族贵族大资产阶级的利益而被强行压制住消息,然而实质上一直都有传言认为当年地下实验室成功地培养了十几个完成体编号S,帝都也在大火中寻找到了部分未被销毁的试验资料,一直秘密试图培育。

【这样我就知道了。】

叶修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号码牌给你,小戴会带你去找他,交易金你直接给老林吧,要金条,不要现金。】

肖时钦拉开抽屉扔给叶修一块金色的号码牌,这是给孤儿院的孩子们编号用的,虽然叶修觉得这真的很像超市里的价格标签。


【人叫周泽楷,十九岁,攻击性的能力,你不要吓到他。】

【呵,这么恩将仇报。】叶修耸耸肩。

【小事情,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做交易。】

走到门口,叶修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一眼肖时钦。

【金条说话,童叟无欺。】

【谁给你钱,你就帮谁办事,很单纯,没有那么复杂。】


两句话怎么也不像褒扬,肖时钦听得发笑,随手抄起一个废纸团朝叶修咋过去。

【小戴,送客!】

【啧啧啧,翻脸不认人……】


一身黑衣的青年人又消失在了夜幕中,肖时钦撤回目光,戴上眼镜重新做起了账本。


另一边,叶修手上握着那个刻着【周泽楷】三个字的号码牌向孤儿院走,戴妍琦走在他得去那面,路过一段路灯没坏的路,灯光照在号码牌上,微微发亮,像照着一段未知的命运 。

【周泽楷……】


评论

热度(10)